宁海文峰论坛

搜索
查看: 445|回复: 1

外婆

[复制链接]

11

主题

1463

帖子

4543

积分

探花

Rank: 6Rank: 6

积分
4543
发表于 2017-11-16 10: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冷眼看烟花 于 2017-11-16 14:15 编辑

       医生叫着“张玉成、张玉成”,我习惯性地只是下意识地撇了一眼病历卡,卡片上的三个字提醒着我,原来是我外婆,原来外婆姓张。我从来没有想过外婆叫什么名,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去知道外婆的名,在我的记忆里根深蒂固地,“宁波太婆”就是外婆的名字。
    我的童年和那个年代的很多孩子一样,很大一部分时光是在外婆家度过的。而外婆在孩子们的记忆里,总是跟青春无关,一如我记忆里的外婆始终如今天这般苍老。其实,那时候的外婆比现在的我也大不了几岁。外婆老家宁波浩河街(今三江口附近),出生没多久,我太姥爷去世。后日本鬼子打进宁波,城里不安全,太姥姥一个人也无力抚养两个孩子,就托人将她带到了乡下。几经转手,到了我外公家做了童养媳。不同于我们对于童养媳都是受苦的印象,外婆说她奶奶和婆婆很好,这是外婆的幸运。解放后,太姥姥,费了几番周折,终于找到了外婆,只是那时候外婆已经结婚生子。从大人们隐隐约约的言语中和我少不更事的那点理解,外公与外婆感情不是太好。妈说外婆也曾经想回城,终因舍不下孩子们,还是选择了留下来。在那个年代,城乡差异显著,也许外婆内心是有不甘的。后来她曾说,同娘不同命,如果当初我不是被带下来,也能像我的姐姐一样拿到退休金了。退休金在老人心里就是命运不同的一个标志。小时候,也去过几次太姥姥家,如今留给我所有的记忆只有那间窄小的二层木结构小楼、总会给我放在床头的豆酥糖,及那个水缸里常年放着据说用来清水的蛇皮。自从我小学三年级那年太姥姥去世,再随着那一带的拆迁,和太外婆有关的记忆也越来越远了。


    跟那个年代农村的很多女人的称呼方式(娘家地名+辈分)一样,外婆也被淡忘了自己的名字。因为辈分高,于是“宁波太婆”就成了我外婆的代号。外婆勤快,养猪砍柴,家里家外,操持着。外婆善良,对人和善又慷慨。在那个物资贫乏的年代,外婆每次回娘家,总能带回一些小山村所没有的,然后村里家家户户的小孩都能得到我外婆分享的各种小东西,自然她自己是舍不得吃用的。在我的记忆里,村里人从老到小的都很亲切地叫着“宁波太婆”,很尊敬她。爱屋及乌,以至于大家也很喜欢我。


    外婆特别爱干净,家里收拾得一尘不染,洗的衣服、毛巾都特别干净。长大后每次去看她,看着她把衣服翻来覆去地揉搓,我都特别心疼衣服,总是在边上说好了好了。小时候,我最喜欢的是在夏日里,跟着外婆去山涧的小溪里去洗衣服。静谧清凉的山涧,清澈的小溪,游玩的小鱼,姑娘媳妇们的欢笑声就是最好的装饰。我和小伙伴们光脚在小溪里抓鱼玩水,那是童年记忆里最美好的一段时光。随着上学,就渐行渐远。后来有了自来水,我还失落了好久。再后来,溪水也干了,美好就真是只能存于记忆里了。


    医院出来的路上,外婆就那么安静地坐在后座,无论我们几个谈论什么,她就仿佛不存在似的。我回头看看她,眼光空洞无
神。听说她现在时而清醒,时而又说外公在等她,她就要找外公去了(外公已去世20多年),我想外婆一定是爱着外公的。






66

主题

5269

帖子

2万

积分

状元

Rank: 8Rank: 8

积分
23689
发表于 2018-1-6 20:26 | 显示全部楼层
烟花出品,必属精品
http://blog.sina.com.cn/u/1273820290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快速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