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海文峰论坛

搜索
查看: 483|回复: 5

老家戏班子

[复制链接]

1276

主题

4万

帖子

14万

积分

文峰达人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积分
144984
发表于 2017-11-20 09: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金溪山人 于 2017-11-20 09:33 编辑

                      004cuJR5zy6V4hC5glM1e&690_conew1.jpg
       宁海是中国古戏台之乡,很多村庄都有戏台。有了戏台,就孕育出众多的戏班子。新中国成立后百花齐放,这些戏班子演绎着中国历史文明;演绎着人间悲欢离合。老家仇家村和杏树村联办京剧戏班子;邻近的岙胡村也有京剧戏班子;方前村是滴笃班。
       据说老家戏班子选择京剧有多种原因:一是京剧那时已称为国戏,是中国第一大戏种,角色众多,行当齐全,场面热闹,更显喜庆。二是宁波京剧团的王仁沛老生是杏树村人。他的儿子王庆元先生,不但继承了父亲的京剧艺术,还成为宁波京剧团第一红面须生(关公),并担任剧团团长。在他父子的影响下,乡亲们早就爱上了京戏的唱腔、武作。三是那时仇家、杏树、岙胡村一带开办缸窑厂,做缸甏、卖缸甏的人多,经济实力较为雄厚。四是大队党支部书记仇满达,特别喜欢京剧艺术,身材魁梧,嗓音宏亮,心格豪爽,在戏班子里饰演大花脸。《芦花荡》中饰张飞;《杨家将》中饰孟良;《大名府》中饰索超。尤其是饰演《芦花荡》中的张飞,冬天不管天多冷,为了场景需要,他都是赤膊上场,那场开巴大戏,做、念、唱、打可以与京剧名家袁世海、杨赤等媲美,家里挂满了演出张飞时的剧照,成为村里年青人学戏的楷模。五是村里很多的年青人天生就是戏迷,都想上台露一手,“锣鼓一响,手脚发痒”,“琴声一起,张口想唱”,村里有戏班子,一个个热烈响应,积极参与。
      入冬农闲时,由王庆元先生介绍,从宁波、杭州、上海等京剧团退休的名演员,带着剧本来仇家村教戏。村里人对教戏师傅管吃、管住、管工资,待为上宾。在我记忆中有3位师傅,妙师傅、老张师傅、小张师傅。印象最深的是妙师傅,他在上海京剧团唱旦角,虽年近古稀,但长的十分清秀,很有当年梅兰芳大师的风范。更让人敬佩的他是个戏篓子,京剧的生、净、丑等角色都能熟练反串;还会自制头盔、蟒袍等戏曲行头。他到村里后,让戏班子的人上台唱、念、做、打一番。让想进戏班的后生们上台亮嗓音,展身段,以择优录用。他看到仇家人对京剧如醉如痴,热情高涨,决定排演大戏《大名府》。为了培养新旦角,又排练旦角名剧《樊江关》。
       《大名府》是一串表演水泊梁山108将的传统戏。内容是:水泊梁山第一大首领晁盖,被史文恭一箭射死。二头领宋江为替晁大哥报仇,打听到大名府的富商卢俊义,是史文恭的克星,让军师用计,把卢俊义逼上梁山。他量身定做,给每个演员分配角色,让他们先背台词。那时很多演员不识字,背台词是项硬任务。不识字的人,由识字的人教,靠的就是死记硬背。台词背熟后,再教念白、唱腔。那时农村戏班子不用五线谱,只教京剧的板眼。学戏的人掌握板眼后,就跟着鼓板念白、跟着京胡练唱。
       老张师傅也是上海京剧团退休的,到仇家教戏时已过古稀之年,科班出身的他,从没有放弃练功,身体比一般人硬朗。他善演三国戏,在老家戏班子教了《战宛城》、《龙凤呈祥(甘露寺)、(回荆州)、(芦花荡)》、《空城计》等三国大戏。
       小张师傅是浙江京剧团演员,专演猴戏,武功十分了得,特别是那个大兜,可以从3张叠起的台桌上翻下来,可惜老家的戏台藻顶不够高,让他英雄无用武之地。他在戏班子教了两串猴戏,分别是《龙宫借宝》和《大闹天宫》。更值得一提的是,他妹妹是浙江京剧团的当家花旦,文武兼备,多次被邀来老家戏班子客串演出,赢得满堂喝彩。
        过去在农村看戏,常说内行看门道,外行开热闹,大部分人看戏,看的是热闹。一个受欢迎的京剧戏班子,武戏、绝活是不能少的。戏班子在全村挑选有绝活的人才,仇时来有个特长,善于劈腿。横劈腿、前后劈腿,两腿都是直直的,而且一口气能连劈十几下;仇大良、仇建友俩人不但能倒立,还能倒立着满台行走,他们都被请进戏班做“跳虫”。村里还用奖励稻谷的方法,激励年青人练大兜、小翻等武生功夫。重奖之下必有勇夫,操场上、戏台上到处是练武功的青年人,仇大良终于翻出了本土演员中的第一个大兜。
        演员们背熟台词后,由师傅单个教唱、念白、表演…。熟悉各种鼓板、曲牌,基本掌握要领后,再集中排练,行话叫“串戏”。刚开始“串戏”时,不用锣鼓压,只听师傅说:分锣上场、急急风上场、导板上场…,演员们一听,就知道该怎样出场了。俩人对唱或开打,师傅会口中念着不同的鼓板,演员们顺着鼓板演唱,表演一招一式,这叫静排。静排到较熟练后,再响排。响排时锣鼓、琴弦齐上。最后是彩排,彩排穿上戏服、戴上髯口,就和正式开演一样。
       串戏时台下有很多戏迷,他们会对一招一式看的特别仔细。如剧中人物上楼梯走了12步,下楼梯只走了11步,台下的人会马上提出意见。演员骑马在台上表演,一声咳嗽,把痰吐在台上,习惯性地用脚去拽。台下的人会喝倒彩,大声提问:骑着马能用脚拽痰吗?台下看戏人的一丝不苟,促使台上的演员,更加精益求精。
       《大名府》宋江点将一场戏,台上站了几十位将士,要穿戴不同的盔甲、服饰。现有盔甲戏服不够用,妙师傅开出制作各种盔甲戏服的材料单,派人到上海进货。材料进来后,妙师傅集中村中裁缝,手把手的传授制作盔甲戏服工艺。自己加工的行头,比整套买节省了许多开支。仇家戏班子有十几箱行头,这在农村剧团是十分少见的。每年夏天,戏班子在操场上晒戏服、凉头盔,喷上白酒杀菌,那五颜六色的戏服、闪闪发亮的头盔,就是一片靓丽的风景。戏班子里的仇培养(京胡手),虚心好学,手眼灵敏,在妙师傅的指导下,成为制作古代戏服的专家。上世纪末,有一部《西施》的电视连续剧在浙江开拍,他应邀担任了服装师。妙师傅对家乡戏班子贡献大,村里人特别尊重他。他夫妇死后,村人提供上好杉木棺材,并埋葬在老家的大岭山。
        五十多年过去了,老家戏班子很多演员已过世,但他们演出的场景,塑造的戏剧人物,让我终身难忘。
仇龙寿,戏班子里的挂牌老生,1920年出生,是我的父辈,我们同一个生产队劳动。白天他是生产队长、劳动手能。晚上他上台演出,因扮相英俊,嗓音动人,被称为龙寿老生,他在《辕门斩子》中饰杨延昭;《斩经堂》中饰吴汉;《龙凤呈祥》中饰刘备,戏路十分宽广。
        仇木兴,白天在陶器厂做缸甏,是个顶尖的好手,被人尊称为木兴师傅。晚上在戏班里演《跑城》,很有麒派风范。在《二进宫》中饰演杨波,大段的唱腔,婉转动听令人折服。在《大名府》中饰演卢俊义,成为文武兼备的须生,让大家刮目相看,人称木兴老生。
        仇炳兴,职业是石匠,村里人要刻碑立坊、雕刻狮虎找的都是他。他身手敏捷,在戏班子里演武生,专演绿林好汉。在“三国”里扮演周瑜、吕布。他日常生活中,是一位能工巧匠;舞台上是文武小生,两种显然不同的艺术,全被他发挥的淋漓尽至,一个乡下农民有这般才能,真是让人难以置信。
        戏班子里另一位武生仇汉虎,他是县陶器厂职工,专演猴戏。在《闹龙宫》、《闹天宫》饰演美猴王孙悟空让他出了名。戏班子里还有专演包公的仇贵清、专演诸葛亮的仇开校。
       仇日兴戏班里的架子花脸,声如洪钟、身材魁梧、台步稳健、架子十足。在《大会朝》中饰闻仲、在《渭水河》中饰姜子牙、在《二进宫》中饰徐延昭、在《战宛城》中饰曹操、在《狸猫换太子》中饰庞洪…,把一个个忠奸人物,塑造的真真切切。受他薰陶,他的第五个儿子仇福虎,我的同班同学,小学读书时,学校排演京剧《东郭先生和狼》,在剧中饰赵简子,在桥头胡区小学生汇演中获得一等奖。他的孙子上世纪末,在浙江省小儿京剧大奖赛中获金奖。
        再说说戏班子里的旦角,先前二名旦角都是男的。王彭寿,杏树村人,与王庆元同宗。用小口唱旦腔,声腔婉转动听,因身材高、腰板硬,扮相不够理想。仇宽进,扮演旦角虽腰身柔软,但唱腔比不上王彭寿。妙师傅到来后,好不容易培养了3位女花旦。没过几年,2个女花旦出嫁他乡。好在杭州京剧团小张师傅的妹妹常来客串演出,才弥补了这一短板。
        俩位丑角仇荣善、仇开祝在戏班子里,能把相关的人物演的得心应手,为观众增添了无限的乐趣。
        一个戏班子后台是十分重要的,尤其是京剧里的司鼓、琴师有着十分显要的位置。老家戏班的司鼓和琴师是兄弟俩,都住在杏树村。哥哥仇培根司鼓,熟悉每串戏的板眼,在戏班子里起着引领作用。弟弟仇培养懂得各种京剧曲牌,一把京胡拉的十分娴熟。最难能可贵的是,演出中如遇丢词跑调的演员,他的琴声可以跟着演员的唱腔走,以淹盖他人的失误。
       那时农村没有通电,演出多数放在祠堂里,照明靠的是汽油灯。剧团里配备了多盏汽油灯,点汽油灯还是一项技术活。灯油要加得适当,加多了会冒油,加少了不够用。气要打的十足,点上火后,把气调节到能发出十分白炽的光,才算高手。演《红梅阁》、《活捉张三郎》、《审潘洪》等鬼戏时,后台人员还要把戏台布置的阴森森的,在汽油灯外包上绿纸。如遇判官一类人物出场,后台人员还要点起火把,口含煤油,把大口的煤油喷向火把,掀起阵阵火光,营造舞台氛围。把又臭又刺激的煤油含在口中,让人十分难爱,这就要求后台人员有崇高的敬业精神。
戏班子经过几个月的排练,新戏排成了,旧戏串熟了,也就到年关了。戏班子先在村里作汇报演出,正月初一出门演出。出门演出,戏班子会从宁波、杭州、上海京剧团聘请一、二位名角来挂牌,以提高戏班的名气。
     老家的戏班子演职人员多,邀请演出的村庄要管吃、管住,还要付一定的场费,一般村庄难以承受,演出多数在海边的较大渔村,如峡山、薛岙、加爵科等。这些村庄,渔民常年在外捕鱼,没有自己的戏班子,经济收入又高于一般农村,春节期间亲朋好友相聚,都想请个大戏班乐上几天。村里的戏班子出名了,后来还到象山、奉化、三门县等大渔村演出。
        邀请演出的村庄,如果祠堂里的戏台是新建的,或修理过的,还得演扫台戏。扫台戏开场时,台上魔鬼乱舞,气焰十分嚣张。这时关公挥舞着青龙偃月刀,率领关平、周仓上场。“青龙偃月刀下神鬼愁” ,魔鬼们见关公来了,一个个吓得抱头乱窜,纷纷跳下戏台,跳出村庄。关公率领关平、周仓追出村外,把魔鬼赶的远远的。据说扫台戏一演,这个戏台今后再演戏就平安了。又说这样的扫台戏,只有像老家那样的大戏班才会演。
一个村庄一般演3夜戏,开台戏是《渭水河》、《龙凤呈祥》等彩戏。
         每晚演3个多钟头。外加日场,每场演2个多钟头,一个想出门的戏班子,得有几十串戏。关台戏是《二进宫》,以大团圆结束。
戏演得好,观众会拍手叫好,村里还会赏红包、赏香烟、老酒;村民们会抢拉主角到家里吃饭,敬酒、敬烟。戏演得不好,观众会喝倒彩,用甘蔗脑头等砸戏台…。
        过了元宵节,戏班子又回到村里演。村里有戏台,又有自己的戏班子,遇上喜庆日子,说演就演。
        文革开始后,戏班子停演,戏箱村存。年青人排练了革命样板戏《红灯记》。
       三中全会后,戏班子恢复,王庆元先生退休后来村执导。新排练了《走麦城》、《白蛇传》、《大战洪州》等大戏。后来因电影、电视的普及,老家的戏班子才退出了历史舞台。

评分

参与人数 2经验 +30 收起 理由
范围 + 10 赞一个!
塔峰晓日 + 20

查看全部评分

955

主题

6万

帖子

17万

积分

知府大人

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

积分
173252
发表于 2017-11-21 16:25 | 显示全部楼层
佳作欣赏。

1276

主题

4万

帖子

14万

积分

文峰达人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积分
144984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1 20:2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塔版加精、加分鼓励!

847

主题

2万

帖子

6万

积分

知府大人

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

积分
60077
发表于 2017-11-23 16: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一羽 于 2017-11-23 17:25 编辑
金溪山人 发表于 2017-11-21 20:22
谢谢塔版加精、加分鼓励!

解放初,桥头胡的业余京剧团在我县是出了名的 ,一剧《三打祝家庄》再全县会演中获得头奖!大跃进、人民公社化时解散了,三年困难时期又把崭新的“行头”换了二稻桶谷。后来1962前后
又成立了新班子,当时我刚宁海中学“支农”回家不久,也选去学京剧旦角。老师头是上次同
位朱师父,师父不识字,下把出身,不仅武打功夫身手了得,教刀枪剑戟、趟马开霸、全武行得
心印手,而且最让人不可思义的是,几十本戏的台词与唱念做打都能娴熟于胸!在排戏前,要叫
我先把“戏纲”抄下来。当时,我对戏不熟,他念的字词写不来要问他,他也不知道怎么写,就
叫我照口音代白字吧!······学了十几本戏(有一半老演员),可演三天三夜,直到64年
文革开始前又停了。难忘的岁月!

1276

主题

4万

帖子

14万

积分

文峰达人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积分
144984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4 08:3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羽 发表于 2017-11-23 16:57
解放初,桥头胡的业余京剧团在我县是出了名的 ,一剧《三打祝家庄》再全县会演中获得头奖!大跃进、人民 ...

原来胡老师是京剧的行家里手,还是旦角让我敬佩。我只是台下看看的“戏迷”。

214

主题

1万

帖子

4万

积分

御史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48777
发表于 2017-12-1 19:5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章,欣赏!祝贺山人兄成为我县作者协会会员!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快速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