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海文峰论坛

搜索
查看: 291|回复: 3

长潭一篙掀波澜

[复制链接]

955

主题

6万

帖子

17万

积分

知府大人

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

积分
173249
发表于 2018-1-2 11: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塔峰晓日 于 2018-1-2 11:29 编辑

长潭一篙掀波澜
童相兵
      农历1947年正月初七,大雪飘飞。在白岭根村一幢很普通的木结构房子的二楼卧室里炉火暖暖,几位神秘的人集中在一起,正在召开决定命运的重大会议。
    数百米开外的长拔潭(也叫长潭)边, 戴着斗笠的竹排老大童时雨总算暂时放松的吐了一口长气。这次,童时雨担任了接送参会人员过长拔潭的任务,为了这次会议,他已经几天几夜没有合眼了,此时的童时雨多么想回家,在被窝里好好的暖上一觉,但是他不能,他必须在这里守着,一双深邃的眼睛要不时环扫着周围一切可疑的情况,以防不测。
    原来在这里召开的是中共中央上海分局浙东党组织的一次重要会议。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党发动了全面内战,1946年冬,经中共中央批准,浙东党组织由中共中央上海分局领导。1947年1月,中共上海分局为重建浙东游击根据地,在上海召开会议,宣布成立中共浙东工作委员会,由于四明山、会稽山区国民党力量强大,正在重兵围剿根据地,因此上海会议作出把“台属地区作为发展浙东游击战争的中心、出发点和立足点”的决策。
会议的地点就选在当时宁海登台乡的白岭根村,该村位于三乡交汇处。这里是中共宁海县工委活动的中心地带,党群基础好。村东是塔林乡的桥头杨村;村南是秀屿乡的六景岗,岗上群山连绵,大树遮天,一有情况易于上山分散隐蔽;而村北是白溪,涛涛的水流是一条天然的安全屏障;再加上当时正值春节,此地都有去亲戚朋友家拜年的习惯,人员流动大,不易识别;时值春节期间,国民党当局的警惕性也有所放松。
    上级党组织对中共宁海县工委非常信任,把会议的情报交通、安全保卫、会务接待的重任全部交由中共宁海县工委负责。中共宁海县工委书记童衍孝是宁海前童村人,对这一带的情况了如指掌,他把开会的时间定在春节的初七、初八两天,这是因为初七是前童的集市日,进出前童集市的人员多,初八是登台乡岔路村的集市日,人多噪杂,可以对开会起到掩护的作用,选择这两天开会是非常好的天衣无缝的日子。同时,童衍孝把宁海西乡非常可靠的地下党员,地下交通员全部派到一线。在白岭根村的主要进出口处,转弯处都安排了明岗暗哨,在白岭根的外围派出了第二道岗哨,又在白溪上安排了第三道哨位,在登台乡、拱西乡等主要的公路上派出第四道人员蹲守。再派出人员去宁波等地接回参加会议人员。然而,最后的一道安保工作让童衍孝陷入了沉思之中。。。。。。
    原来临近开会的时候,天上下起了大雪,要去白岭根村必须要过白溪。而当时到白岭根村只有在村东2公里的下游有一座独木桥,那是前童至桥头杨的小木桥,要绕一大圈才能到白岭根,人多目标太大,况且桥面小,已经结冰,很滑难以行走,桥下水深数米,一旦掉下危及生命。要从白岭根村近处浅滩脱鞋涉水过溪,水流湍急,水又冷,赤脚难以过去;那么唯一要到白岭根村去就是从水面走了,要从水面走,就必须要有竹排。而且这个人必须绝对可靠,撑排技术好,情况熟悉。童衍孝想到了同村的童时雨,只有他才能完成这次任务。童衍孝把童时雨叫来,深情的对童时雨说,要送一批人到梅花村去开会,非常重要,不能有半点差错。当童时雨听到梅花村时,知道又要送一批地下党去白岭根了。他深感本次任务的责任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重大。那时村民都不知道梅花村,只知道白岭根,梅花村是当时中共宁海县工委对白岭根地下交通联络站的一个秘密联络暗号!
    童时雨,1919年出生于前童一户普通农户家中。11岁时,父亲就离他而去,家庭生活由此陷入困境,因此从小他就不得不帮人家看牛,做长工以帮助家庭生活。到了18岁就开始在白溪上撑竹排养家糊口。在白溪里,上通白溪村,下至水车村,运输载人,童时雨几年功夫练就了一身撑竹排的硬功夫,几十公里水路,他知道那里有深潭,那里是浅滩,那里有漩涡。在发洪水时能在白溪撑的只有几张竹排,他是带头的那张竹排。而且他练就的“两竿半”撑竹排功夫,在整条白溪流域绝无仅有。1940年,他进入宁海地下党在前童开办的夜校读书会读书,并成为地下党的一名交通员,1942年,童时雨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负责宁海、三门、天台、临海的地下交通员,不管何时何地,只要有任务,他马上就会出发,而且出发时间都在晚上深夜,一去就是几天,杳无信息。那时联络员之间都是单线联系,暗号敲门。有一次童时雨到临海的米筛巷去完成任务,一去就是半个月,当他完成任务回来后,他的大儿子由于耽误了最佳医疗时间,不幸病死。为了革命,童时雨他无怨无悔。
    童时雨接到摆渡过溪这样的重任,不敢怠慢。他知道白岭根村北的白溪有三个深潭都适合竹排运送:村西两公里的地方有龙爪潭,水很深,要过高坦村,再到溪边撑过去,对岸是山,一个悬崖,不易上去,而且人员多,要过村,目标太大,容易引起怀疑;村东有一个潭叫下桶潭,水很深,水流湍急,不易靠岸,离村又远,都放弃了。村北是长拔潭,地形开阔,上下岸方便,水深6米以上,溪边有许多溪椤树,易于隐蔽,离村又近,是一个理想的接送地点;而且长拔潭又是岔路西阳八景之一,曰:长潭泛舟。有好几位前人作诗赞叹,如明代水车人郑好义写道:“长潭湛为波,东流渺千里。中有一叶舟,飘飘随所止。扣弦发棹歌,欸乃明月里。夜泊芦花边,白鸥忽惊起。”这里景色迷人。一旦有人疑问,就说是来逛西阳八景,也是一个好的掩护。
    春节前后,参加会议的各位代表从不同方向汇集前童,为了遮人眼目,均以春节探亲访友、做柴爿生意为掩护。原来前童上堂屋人童钟桐(童钟桐是童衍孝的亲大伯),那时正在与上海人做柴爿生意,从白溪上游买来柴爿,再从前童顺大溪转运至水车上船运至上海,卖给上海人。令童钟桐意想不到的是,他的这个普普通通的生意,会给地下党工作者作掩护,派上了用场!万一开会代表碰到有人追问,用买柴爿做生意的借口是最恰当了。
    开会前夕,会议代表们分批分时,到达长拔潭北岸,此时已是傍晚了,夜色已经降临,用夜色来掩护是最安全的了。当第一个代表坐上童时雨的竹排时,童时雨用最拿手的“两竿半”撑竹排功夫,一撑、一点、一划、迅速离开溪岸,划向对岸。他一边撑着竹排,一边随时注意近处的一切可疑的地方和人。而当开始第二次运送时,危险一步步靠近了!天色越来越黑,只能凭着感觉看清水面,白天原本是碧波荡漾的溪水现在变的那么凶恶,竹排由于沾上了水,都结冰湿滑,不注意,一个踉跄人就会落入水中。长拔潭是在一个转弯处,白天看上去的那些漩涡,晚上也看不到在那里了,随时会吞噬竹排和人;高大的古溪椤树下,那些盘根错节的树根以及树枝,都会把竹排拖住倾翻。而且随着时间的推迟,危险一步步增加,童时雨凭借高超的撑排技术化解了一个个危险。最后,将人员全部安全送到白岭根村地下交通联络员葛道贯(家谱名,当时都叫此名,也即葛希曾)家里。事后知道这些代表是:顾德欢(中共上海党代表)、刘清扬(中共浙东工委书记)、张任伟(中共浙东工委军事干事)、许少春(中共台属工委副书记)、童衍孝(中共宁海县工委书记)、应为民(中共三门、临海、黄岩党组织负责人)6人。
    当会议结束时,窗外的梅花还在怒放,清香扑鼻,顾德欢同志提议将这次会议称作“梅花村会议”,与会者一致赞同。梅花村会议对浙东与台属的武装斗争具有深远的影响,关系着党与台属人民的命运,是台属党历史的一个转折点。这以后,中共宁海县工委对白岭根村的联络暗号梅花村就变成了白岭根的村名!一直沿用至今。
    初七、初八两天的时间,对等在白岭根村外的童时雨来说是那么的漫长。会议结束后,代表们要分赴各地去开辟建立新的根据地。童时雨又将他们一个个从白岭根村经长拔潭运至对岸。其中,有几位代表要到山洋村活动,童时雨又不辞辛苦带他们从岔路、干坑、仰仰爬、岩头罗、最后安全送到山洋。一年之后,山洋革命根据地建立。
    完成了这趟接送任务,童时雨如释重负。在仰仰爬下山的路上,脚步也轻松了,心情也开心了,不由得哼起了小调,他想先去看看还停在长拔潭上的竹排,然后回家看望家人,好好休息一下,吃上一顿饱饭,做好去迎接下一个任务的准备。





847

主题

2万

帖子

6万

积分

知府大人

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

积分
60066
发表于 2018-1-2 12:36 | 显示全部楼层
题岔路梅花村文化礼堂大门

峥嵘岁月 热血留青史;
明媚山川 梅花毓后人。
                  (胡积飞 撰)

955

主题

6万

帖子

17万

积分

知府大人

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

积分
173249
 楼主| 发表于 2018-1-2 23: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塔峰晓日 于 2018-1-2 23:30 编辑

IMG_6769_副本.jpg

66

主题

5269

帖子

2万

积分

状元

Rank: 8Rank: 8

积分
23689
发表于 2018-1-6 20:22 | 显示全部楼层
长拔潭,小时候经常去游泳的地方,还有梅花村的埠头。
http://blog.sina.com.cn/u/1273820290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快速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