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海文峰论坛

搜索
查看: 1053|回复: 4

方孝孺一支有遗孤

[复制链接]

827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知府大人

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

积分
37289
发表于 2018-5-1 10: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柴门 于 2018-5-2 15:16 编辑

                                             方孝孺一支有遗孤

    建文壬午(1402年)方孝孺拒诏案祸发,其妻郑氏和两个儿子方中宪、方中愈上吊死了,一个女儿投淮河而死,方家被抄家灭族。但民间传说众说纷纭,有大肚内客急中生智称拿回被借米箩而逃出的,有“山藏方”一支的逃脱和隐伏,但更多的则认为“覆巢之下无完卵”——全死了。事实真的是如此吗?根据宁海《崇祯县志》载冯斗如《魏县尉保孤事》称:“方正学先生忠孝文章、理学为昭代第一人。靖难之役不奉文皇草诏命,慷慨激烈,十族死焉。时大司寇魏公名泽(魏泽)谪为宁海县尉,保先生幼孤宪,时宪方九龄,嘱台之余文学学虁(余学虁)赴海达雲间(华亭),始匿青村,日治罾綱以给孤,后访得俞祠部允,始收养安置焉......”。“而载诸名公题识,保孤事历历焉,......每过读之,未尚不仰先生之风,悲先生之遇,而尤颂魏县尉之大节。盖以当日时势,较之嬰日所处,其难不啻十倍。公独忘身急难,留先生血胤于万死之中,不至与八百七十三人同尽,以至今日皇恩浩荡,思表忠录嗣.....”
    此文作者华亭进士冯斗如,偶过宁海,与知县宋明府(宋祖腾1604年)同榜,见其在修辑县志,故书游学中所见闻方孝孺遗孤事,遂选县志中。文中所提魏泽,字彦恩,溧水人,洪武中累迁至刑部尚书,建文壬午(1402年)谪任宁海县尉。查《崇祯县志》确有其人,并收录其一诗。
过方先生故宅
筍舆冲雨过缑城,抚景依然感慨生。
黄鸟向人空百啭,青猿堕涙只三声。
山中自可全禺节,天下难居是盛名。
却忆令威千载后,重归华表不胜情。
    此诗是作者路过缑城里(今桥头胡溪上方),凭吊方氏故里废墟,抚今追昔,由衷感慨。特别是“却忆令威千载后”的古典,是引用丁令威化鹤归故里的故事,有“鹤归华表”的意思。宁海《崇祯县志》除冯斗如的记文和魏泽一首诗外, 还载有天顺朝进士谢方石对方正学靖难感怀诗一首:
《谒侯城里有感》
欲向西风酹一尊,乾坤何处著英魂。
百年事过风前烛,千古名留海上村。
香火半龛谁地主?孙枝一叶是君恩。
夕阳满地伤心泪,付与江流自吐吞。
    谢铎(1435年~1510年),明朝太平县桃溪人,一作黄岩,字鸣治,号方石。天顺八年(1464年)进士,成化三年(1467)谢铎参加编修《英宗实录》(应是见多识广),后升侍讲。弘治三年(1490)提升为南京国子祭酒。次年辞官回乡,家居十年,明孝宗命起复为礼部右侍郎兼国子祭酒。死后赠"礼部尚书",谥文肃。
    诗人辞官回乡路过堠城,凭吊方氏故里废墟,抚今追昔,由衷地赞佩当年冒死“救孤”的宁海县尉。诗中“孙枝一叶是君恩”则点出被救人的身份。“孙枝”指孙子,“叶”即“叶脉”,“孙枝一叶”就是“孙子一脉”。谢方石用“孙枝一叶是君恩”抒发对靖难事的感慨;方孝孺孙子一脉能接续香火,全仰仗“地主”(指县尉)当年冒死相救的大恩大德。
    崇祯县志《遗胤备改》也载此说;“时泽谪为宁海典史,悉力保护周旋,以故方氏有遗育。”说明当年负责“录方博士家”的县尉正是方正学孙子的救命恩人。换句话说,谢方石诗反映出他所知道的历史事件的真相——宁海典使魏泽救了方正学的孙子。明末礼部尚书钱谦益在《明代人物小传-魏泽小传》中称,“彦恩录方博士家时,藏其幼子,以故方氏不绝,”也谓“藏其幼子”。
    综上所述,明永乐年间(1403—1424)就有魏泽救孤的传闻,明正统年间(1436—1450)谢方石诗也佐证了方孝孺不绝有后。那么被救到底是幼子还是孙子?这里存有分歧。据方孝孺年谱载,明洪武十五年(1383)娶郑氏,时年二十六岁,洪武十七年(1385)长子方中愈生,洪武二十一年长女方贞生,洪武二十七年(1395)次子方中宪生,建文四年壬午(1402)方孝孺被杀,时年四十六岁,长子方中愈年二十八(应已结婚生子,按20岁分代,有孙辈约6—9岁,次子方中宪年也9岁,年龄正与传记中被救儿童相符,孙子还是幼子被救的概率各为一半 。  
    另据安徽黟县铜练村《方氏宗谱》及宁海《崇祯县志》中《遗胤备考》,方曦教授撰《录祖记》一文,在1986年5月15日来宁海寻根访祖。据其概述:其族祖是明朝宁海方孝孺的后裔,明永乐初,方氏罹难灭族时,自浙江宁海出逃,入居安徽黟县铜练村(当地方言“逃来村”)。起初父子两人都姓余,父名失传,子名元宝。历代相传,父是假祖,子是真祖。传至第七代,铜练余氏恢复姓方,开始修谱,立辈排行。据方曦教授分析:传说中的假父,即《遗胤备考》中的余学夔,真祖即是被余学夔带领,逃奔华亭,再迁白沙里的方中宪(余德宗)。宁海《崇祯县志》《魏县尉保孤事》也载改名事,“祠部以党禁方严,改宪名为德宗,仍以余文学之姓纳为馆甥。其后八传而有明经......”白沙里当时属京畿,不是朝廷钦犯藏身之处,为确保安全,以后迁至皖南黟县铜练村。
    综合以上材料,分折前后线索,方孝孺一脉历经劫难后,留下的应是次子方中宪为信,后改名德宗。另据《崇祯县志》载王士昌(字永叔,号斗溟,浙江临海人,万历时官至都御使)《方先生后嗣归宗记》载:“于是有魏公泽之藏孤,余公学蘷之偕隐,而三尺之孤斯脱,有俞公允之馆甥,任公勉之护特,而华亭之胤始全,德宗之后三子齐鸣,八世以来聚属日大......”明王世贞《跋正学先生后嗣记》也称:“叶君(叶琰)刺得状业,欲为置田宅,要司训(余采)归天台奉先生祀......”
    王世贞(1526-1590),字元美,号凤洲,又号弇州山人,南直隶苏州府太仓州(今江苏太仓)人,嘉靖二十六年(1547年)进士,先后任浙江左参政、山西按察使,万历时期历任湖广按察使、广西右布政使,郧阳巡抚,后因恶张居正被罢归故里,张居正死后,王世贞起复为应天府尹、南京兵部侍郎,累官至南京刑部尚书,卒赠太子少保。王世贞曾任浙江左参政,因此方正学遗孤一事应该积极参与者之一。
    王世贞的弟弟王世懋《又跋》也提到:“请司训白上,状复故姓,且欲置田宅于台,要司训君归奉先生祠......”
    王世懋(1536-1588)字敬美,别号麟州,时称少美,汉族,江苏太仓人。嘉靖三十八年(1560)进士,历任江西参议、陕西学政、福建提学、太常少卿,是王世贞之弟,好学善诗文,著述颇富,而才气名声亚于其兄。
    俩兄弟为何对方氏后裔事言之凿凿,直声呼吁,原来嘉靖乙丑春(1565年3月),台州人叶琰作《振发幽奇》,记载寻找方孝孺血脉详细经过,并得到台州籍的一些官员和读书人的置证与响应,欲为置田宅,要司训归天台奉先生祀。但余司训未答应,王世懋所以有感,“呜呼,寥寥二百年间以为绝无而复有天道耶,倘斯举令天下晓然知先生有后......” ,不管是孙子还是幼子被救,反正是方正学的血胤还有一支在世,并且还是后裔发达。
    从魏泽诗《过方先生故宅》(永乐1402年),到谢铎诗《谒侯城里有感》(弘治1491年),已相隔近百年,再到叶琰作《振发幽奇》(嘉靖1565年),王士昌作《方先生后嗣归宗记》(王士昌,字永叔,号斗溟,浙江临海人,万历时官至都御使),王世贞《跋方先生后嗣记》(万历1582年)、王世懋《又跋》(1582),前后相隔又近百年,直到冯斗如《魏县尉保孤事》(1604年)都在历说方孝孺有遗孤血胤留世,此后付梓的《崇祯县志》中也长篇累牍以叙此事,说明方孝孺有遗孤留世。那么今天留存于世的方孝孺血胤一支到底在何处?
    这里有线索多种。自建文壬午(1402年)6月,方妻郑氏和儿子上吊死了,女儿投淮河而死。全族被抄家,此外,还有一些方姓族人和非方姓的家族被灭族,七天内被杀八百七拾三人,充军在籍的更是不胜记数。部分在大难之中侥幸逃脱的人,其中一部分改姓以避祸。 直到明仁宗(1424-1425)即位,喻礼部:“建文诸臣,已蒙显戮。家属籍在官者,悉宥为民,还其田土。其外亲戍边者,留一人戍所,余放还。”就这样建文朝靖难诸臣中非方姓的一些受害者的子弟被放还原籍,而方氏一族只“宥孝伏子方琬归籍。”原来早在洪武二十五年(1383)方孝孺嫡兄次子方孝伏因奏减麦粮,充军宁夏,在伍获免。换句话说,就是抄家后方氏族姓中只有孝伏一支获赦归籍。但也不是方孝孺一支的血脉。到万历十三年(1586)三月,也就是方孝孺死后一百八十三年,朝廷“释坐孝孺谪戍者后裔,浙江、江西、福建、四川、广东凡千三百余人”。这些当年被充军的方族后裔才允许返回原籍。“有诏褒录建文忠臣,建表忠祠于南京,首徐辉祖,次孝孺云”。
    其后,万历三十四,德宗的八世孙方珷于万历三十四年(1607)奉旨复姓归宗,回归宁海故里守祠。部分后裔析居宁海浦湖、深甽赵畈、竹口杨家等。其它一些改姓的族支,部分在明末清初之际大多认祖归宗,复姓方氏。万历十三年以后,获赦返回原籍的方氏族群和仁宗时返回原籍的孝伏子方琬一支(方孝孺嫡兄),已经散枝开叶,族系宠大,加上复姓族群,归祖认宗的族群,更是支系繁杂,人口众多。也正因支系纷繁,派系混淆,续谱发生困难,谁都想往方克勤嫡系上靠拢,谁都想证明自己一支是代表方孝孺的血脉,因此,崇祯年间还发生过宁海族裔与德宗后裔元宝一支的争讼,为“奉祀生员”和“冒籍”而争得不可开交,台州籍和松江籍各据至理。结果在崇祯朝礼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内阁次辅徐光启的裁决下,以松江籍败诉而告终。
    俞斌既然是方孝孺嫡系长孙后裔,当年归宗为何失败?原因就在他认错了祖。他的始祖是方孝孺长孙方元若,却说成是幼子方中宪(元字辈与中字辈自然不同)。拿族谱(无论是嘉靖三年(1569)重修谱,还是壬午年之前旧谱)比对俞斌所说,自然错误毕现。宁海方氏通过比对族谱,识破了俞斌的谬误(或称之谓把戏),告上官府,没收了俞斌骗得的房舍和田产,归方氏遗族,才算了结。 俞斌一支的认祖被延缓了近四百年。                     
    正如方曦在《宁海方氏正学先生故里发派总序》结尾说:“我宁海方氏及至英宗复位大赦天下,为我孝孺公建坊立祠诏求后嗣始得归宗,然后复振重修宗谱。派下又有分迁异地者,咸登诸系图,以备后之稽考。”为什么对派下分迁异地者要“咸登诸系图”?家谱《凡例》作了说明:“吾族自赐姓以来,繁衍无穷,迁徙不一,且地势久远,有难合而修之,强而续之。况至明有孝孺公曲谏成祖,九族皆诛,一时逃徙异地者不可胜数矣……类皆各成一族。纵欲同来修辑,不特世远年湮难以悉合,亦且支繁族众难以告竣,兹故篡修支谱,俾后嗣一览而知其世系之源流焉。”原来这是“支谱”,是方中宪长子隐之支下与同样归宗居宁海的文仪、文度支下联合纂修的支谱。主修为便于后世族人寻根认祖,将分迁异地、宦寓他方的始迁祖登录在《世系图》中。
    由于这两次空前的浩却,导致方姓人口元气大伤,一些受到牵连的幸存者被迫更名改姓,四处逃亡,也由此使方姓氏族进一步分散到全国各地以至海外,形成新的聚居地,因此,寻本溯源,强而合之反为不妥。由此看,方孝孺一支血脉并未因灭十族而骀荡,由救孤而发族,经过六百余年二十四代的繁衍,反而枝深叶茂。




                                                           李晖
                                                        2018年4月30日

186

主题

3487

帖子

1万

积分

文峰摄影师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积分
11752
发表于 2018-5-2 09:35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老师好文!
假装有文化  米胖堂微信:lzxy007

972

主题

6万

帖子

17万

积分

知府大人

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

积分
173682
发表于 2018-5-12 21:59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

215

主题

1万

帖子

4万

积分

御史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48844
发表于 2018-7-21 14:45 来自文峰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章,欣赏了
来自: 微社区

16

主题

1388

帖子

4655

积分

探花

Rank: 6Rank: 6

积分
4655
发表于 2018-7-22 09:11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人不知自己祖宗是谁,还去查证早有定论明朝善人的子孙是否存在。历史真相都在你能叫当代人认祖归宗吗?别作梦了你自己不认祖归宗作恶多端,还想劝世人为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自己欺宗灭祖就别论述别人有多少子孙。就如原来宁海中学的物理教师,不知道宁海李氏是改名换姓的,就别作恶乱写文章误人子弟:
6.png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快速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