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海文峰论坛

搜索
查看: 362|回复: 0

家没了

[复制链接]

145

主题

454

帖子

3867

积分

知府大人

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

积分
3867
发表于 2018-8-1 16: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追球 于 2018-8-1 16:22 编辑

        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一段不愿再提的话题。只要还生活在这个星球上,有些最痛苦的记忆总会被人有意或无意间地提起。晚饭后的我,被女儿发来的一则《让历史告诉未来——宁海“730”洪灾》的微信内容所深深“打痛”。
       黑色恐怖的长夜如恶魔般地再次回到我的心灵深处。这是一段人生中最痛苦、最难忘的亲身经历。不经意的又一次提及,把封存在脑海记忆深处30年之久的“影像资料”绝一翻开。
       那是一个连续高温干旱了近20天的夏日,那是一个村民们祈盼久旱逢甘霖多时的日子。我至今都清楚地记得,在前一天29日下午3点时许,整个天空上方乌云密布,电闪雷鸣。下午3时的夏日如同黑夜,不一会功夫如注的暴雨,就像开了闸的消防栓,把地处山区的整个西溪乡流域进行了持续10余小时的“疯狂扫射”。
       当晚12时,居住在离溪流边只有数十米之遥的我与三哥,父母三家人。在难得盼来的一个凉爽之夜深度熟睡。此时,全然不晓我们的房子已被持续而下的大暴雨,引发的上游多处山洪暴发,而处在十分危险的洪水包围之中。睡梦中的我们隐隐约约地听到,有一种急促中带有“凶狠”的声音,在撕心裂肺地喊叫着“我和三哥的名字!快起来,快起来,逃出来快嘞!”。原来,这是乡政府夜值班的工作人员在大声地喊叫着我们。情况已是十分危急了。不知缘由的我立马起身去拉电灯的开关,可是这时的电灯已经无法再点亮了。我们一家三口(妻子三岁的儿子。如今已是大姑娘的女儿还没降世)以及三哥、父母家,在乡政府夜值班人员手电光的帮照下。踩着几乎已淹到了膝关节的洪水,匆匆逃离祖辈居住了近200年的爱家。躲到了地势稍高的小弟家。
       这时的狂雨丝毫没有停下来的迹象,反到是越下越凶。到了凌晨也就是30日的凌晨3点半左右,我们凭借着一束束雷电闪光,依稀地看到离小弟家百米之远的5间木结构楼房,两间平房还有家禽、家畜、家什等。由于在受超过两米洪水长时间的沉泡、遭一个接一个洪峰巨浪的猛烈冲击,已处于摇摇欲坠了。随着更大的一个洪峰扑来,爱家像一艘巨轮伴着洪水摇摇而去。躲在小弟家的我们,眼睁睁地看着爱家慢慢远去、消失在汪洋之中。无能为力的我们泣不成声,泪流满面,妻子与嫂子几度昏迷、几度绝望。
       待到天明、雨停时。我们来到已是一片狼藉的爱家原址。此时,原址上已成了一片乱石滩,坎坷不平、满目疮痍。家没了…………!
    (后记,其实1988年的7,30洪灾。给当时的西溪乡造成了严重的灾难。多户民房被冲毁或遭淹,还有人员伤亡,良田及基础设施损失十分惨重。而在这篇文章的报道中,对“西溪乡的遭灾情况”只字未提。这对我们这些存经因为7.30,而造成无家可归以及失去亲人的当事人来说,深感十分遗憾)。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快速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